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蜉蝣集(原创文集)

蜉蝣集所有文章均为原创,禁止转载,谢谢理解!

 
 
 

日志

 
 
关于我

平湖秋月,喜爱文学,用心文字。著蜉蝣集。蜉蝣集所有文章均为原创,禁止转载,谢谢理解!

网易考拉推荐

四更天4(原创)  

2012-07-18 15:15:40|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更天4 - 平湖秋月 - 平湖秋月的博客

 

4.

天黑黢黢的,一切在它的黑暗中吞没得无影无踪,竹林,皂角树,老房子以及伸向远方的田野。

这片沃土延续了祖祖辈辈的血脉,上辈走完了一生便埋在河湾高坎上的一块空地里,坟上垒着坟。密密匝匝的坟包只有零星的几个石碑。后辈大多知道自已和这个河湾的关系,少不更事时,甚至把这里当成娱乐场所,打泥仗,捉猫猫,甚至于装鬼吓人……

碰到大人一声断喝立刻四下逃散,自然回家免不了一阵好打。久之,对这遍河湾的遵从才渐渐远离了这个地方。

一弯河水绕过这片坟岗,在田野中像一条伏扑的蛇,蜿蜒而来,然后绕村落而过。一大片竹林密密丛丛,只一条小径通向河边,沿祖辈铺就的石坎可以下到河边,妇人们在那里洗衣,荡菜、洗刷尿桶……。

穿过竹林,上首是大伯叔家,下首是五叔,小径直直的通向后院的木板门,进去是桂枝的禽舍,后院以及几间大瓦房,此时天还没亮,从里屋传出咽咽低泣的哭声,这声音似有似无,李琼华尖起耳朵听了好一阵,终于是听切实了,是桂枝的声音:“快起来,当家的,三嫂过世了!”“咹?”万全吃了一惊,睡意全无:“过世了?好久过世的?”李琼华将嘴朝那边一努:“你听听,桂枝在哭,深更半夜的,肯定是她过世了……”

“起来看看去”

顾不得寒冷,有全起身去抓衣服,三娘的过世原本是早料到的事,只是来了总还是觉得惶然,这就……真的就过世了吗?

来到后门,李琼华探头朝里望,黑黢黢的没一点亮光,只有桂枝低低的哭泣:“桂枝,开下门,我们来了,桂枝……”

隔了一会,一束亮光一闪,逐渐向灶房移过来,终于,那忽悠忽悠一闪一闪的煤油灯移到灶房,门随即打开:“伯母,三娘过世了……”桂枝双眼通红,头发凌乱。

“那是—那是好久过世的呢?”李琼华问。

“不晓得,我起来看时她都过去了……”

万全嗯了一声,径直朝里屋走去,在门边的单床上,三嫂静静的躺在那里,头上以盖了张白布。用手在鼻息上试了试,手触到三嫂冰凉的脸上,才明白无误的确信三娘确实过世了。

“琼华,你去几个族兄家报个信,叫他们都过来帮忙料理一下,有人手的都过来……”

出门的时候,天色微微发蓝,周围的轮廓已开始显现,天上寒星依然挂在那里,从不曾游移过,人世间的一切与它毫无相干。

桂枝在厨房烧水,煮了一大锅稀饭,梳洗完毕,去正房捞泡菜的当儿,三娘已抬出来,放到堂屋的一扇门板上,寿衣穿戴齐整,香烛袅袅,头道钱已经烧过了,一些女人跪在三娘脚下哭泣,将她的一些成年往事一件一件的数出来,哭一会,数一会,不觉天已大亮。至吃饭时节,族人差不多到齐了,二伯赖万富还在去公社的路上,只有那里才有电话,无论如何得把有德叫回来。

有德其实知道老娘生病想他回来看一眼,托了几次话,他都搪塞再三、其实他是怕见桂枝,他无法面对在这个13岁就进了赖家门的童养媳,只是间或寄点钱给老母,用以维系两个人的生计,一晃就二十来年,膝下三子,老大昌明,老二昌盛,老三昌成。

除了老婆张铭凤,三个娃娃根本不知道乡下的事,上次二伯就来电话说三娘怕过不了这个冬,有德答应了,可就是迟迟不动身,想和鸣凤商量,几次话到嘴边又吞了回去,手里钱也紧,最后终究不了了之。

他的这些难处,万富心知肚明,把话带到,也不去勉强他。桂枝早先还心里挂着,问了几次都说离不开身,转而也就念头尽消,不指望他回来,再说,回不回来又有什么意思,有德出走后的情形,断断续续她也知道些,那个叫鸣凤的女人给他生了三个接香火的宝贝,这让她无话可说,哎,天命不济呀,活该守这活寡,怀着惶恐,不安,她小心的伺候婆婆,日子久了,倒真的相互依靠,谁也离不了谁,三娘的离去,竟让她感觉天塌了一般,除了哭,脑子里一片虚空。

日近中午,万富从公社回来了:“媳,话都带到了的,有德今天一定赶回来,你就宽心些,大概他该在路上了。”

万全不在,请了做饭的的师傅,还有一件更紧要的事要做,人入土为安,可怎么安却颇费了些周折,这里有些缘故。 

交代安排完丧祭,万全便急忙往红瓦店赶,几兄弟和议了一下,觉得还是该给三娘做过道场超度亡灵,哪知找到贺道士他却怎么也不肯来:“现在这种事情做不得,就昨天,不晓得哪儿来的红卫兵还把我弄到乡上去开批斗会,现在啥子时候了,要破四旧立四新,我也不晓得啥子四新,只晓得我们这些做祭的,算命的,当过官的,成份不好的现在统统都要倒霉,月月斗,天天斗,哪个现在还敢哟。”

万全无法,赶回赖家院子已经是擦黑,院坝里摆起大灶,正在往桌上传菜,闷闷的把饭吃了,斜眼望去,五弟抬起一条腿踩在条凳上,一边夹菜,一边高声喧嚷着什么,慢慢听出点眉目来,原来他对大哥要求每家贴补点谷子的做法很不满,认为这些该有德回来定夺也不迟,毕竟是他家的事。万全也无心去和他论过高低。万富和万财在一个桌子吃饭,在旁劝他道:“算了老五,有德又不在,这屋里不大哥做主谁做主?三娘又挣不到工分,就看到桂枝还有点劳力,屋头又有好多粮食嘛,况且你也不是白交,顿顿还在这里吃得嘛”!万财争辩道:“我也没说不给,我是说该有德回来再说……”万富道:“有德回来你还不是要拿啊,未必就真正白吃了。”五弟不语,起身回屋了。

万富踱过来问:“大哥,贺道士不来么?”

“风声紧,不敢来!”

“那怎么弄啊?”

“我看还是老五给她做吧,毕竟他要懂一点,有什么办法。”

“这合适吗?”

“算卦看卦,都差不多,反正不让外人知道就是了。”

“要得,也只有这么办!”万富说完,起身走到摆灵的堂屋,替三娘烧了一把纸钱,也回自家屋歇息。万全还坐在那里叭叶子烟,想了一会事,按说,有德也该回来了,可都这阵了还不见踪影,不行,还得找二弟问问,看有德是怎么说的……

  评论这张
 
阅读(128)| 评论(1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