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蜉蝣集(原创文集)

蜉蝣集所有文章均为原创,禁止转载,谢谢理解!

 
 
 

日志

 
 
关于我

平湖秋月,喜爱文学,用心文字。著蜉蝣集。蜉蝣集所有文章均为原创,禁止转载,谢谢理解!

网易考拉推荐

四更天6(原创)  

2012-07-20 22:06:06|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更天6 - 平湖秋月 - 平湖秋月的博客

6.

又道是:

时过三更月色高,

半夜浆煮费心操。

芳华付却东流水,

青丝转眼成蓬蒿。

上回说到一阵响动,究竟是何响动,原来几个打牌的后辈见一老一小跨进院门也不问话就急急忙忙往屋里冲,他们也不认识,有的在问哪个,有的再问是不是伯父回来了,有的又在说不晓得是哪个,咋个问都不问一声就往屋头钻。还是伯母警觉,这当儿料定外面的响动定是有德回来了,于是低语道:“桂枝,是有德赶回来了。

桂枝在那里没有动,忽听得外面一声长嚎,“妈唉,儿不孝啊,儿回来看你老人家,来给你老人家送终,儿不孝啊……”这恸哭悲悲切切,让听的人忍不住也落下泪来,这下真把桂枝惹起伤感,在里屋眼泪横飞,有德跪在母亲脚下,一边烧纸钱,一边哭。和他一起跪在地下的是大儿子昌明,他一边打量屋里陈设,一边烧纸,这里他还是第一次来,走了多远的路,他记不清了,脚还在痛,父亲的脚肯定也在痛,只是他全然感觉不到,在那里长跪不起。

桂枝和大伯母在里屋听得真真切切,伯母道:“人回来了,你还是出去见见他吧”!

“算了,你出去吧,我去跟他们两爷子煮点吃的,走了那么远,想必也饿了!”

桂枝和伯母一起跨出里屋,她看了一眼跪在地下的有德和昌明,折身往灶房走,昌明抬头看见,悄悄的问他爸爸,“这个女的是哪个,我喊啥子?”有德抬起头来,看见桂枝往厨房去的背影,听见儿子问,迟疑了一下才回答说:“叫姨娘吧!”昌明刚想在问,大伯母便抢过话头道:“有德回来了,你大哥都等了你一天,才回去睡了,这个是老几呢?”“老大!”“是昌明哟”“是!”有德又侧身教昌明:“这个是大婆母!”昌明生生的喊了一句婆母仍低头烧纸钱,有德起身在条凳上坐了,和伯母说话,先是问了些母亲生病的情况,又问了大伯张罗铺排丧祭的事,忽听灶房里桂枝的声音:"伯母喊两个灶房来吃点东西,各人来吃哈,我还在烧热水,手脚莫得那么多。”

有德犹豫不知道去还是不去,大伯母劝道:"赶紧去吃点东西,别把娃娃饿倒了,又走了那么远的路,哪个遭得住。”

昌明确实感觉到很饿,听到喊吃东西,便起身往灶房走,看到桌上摆了两碗粉子醪糟,上面两个荷包蛋,一股清口水立刻涌上口腔,本想喊一声姨娘,但感觉有什么不妙,看了桂枝一眼,便端上碗吃起来,甜甜的,一股香气从鼻孔钻进来,昌明不由得深吸一口向外喊道:“爸爸来吃醪糟蛋,好香哦!”

好一阵,有德出现在房门口,顺眼望过去,桂枝似乎在专注的烧水,并未抬眼看他:“桂枝,你还好么?”

“我好得很,没病没灾的,咋个不好呢,其实你也不必问我好不好,挨不着挂不着的,你还是把自已经佑好吧。”

有德其实就是一句礼节上的面子话,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不便再说,也确实饿得紧了,便端起桌上的粉子醪糟,一口吞下一个荷包蛋,真的是香气扑鼻,他忆起了曾经有过的味道,和桂枝有过的岁月,有过的温情,但这些记忆不能重新提起,仿佛那是一道墙。

“爸爸,原来你在乡下还有一个女的嗦,咋个你从来就没说起过呢?”昌明尽管还小,却从这情景中看出眉目,忍不住问道。

“是的,那都是解放前的事了。”

“不管啥子时候的事,你找了姨娘,又找了我妈,这个新社会是不容许的哦,是犯法的哦。”有德不曾想昌明竟说出这个话来,娃娃问起,他也辩解不得,于是说道:犯法不犯法,那阵也顾不得,现在已经都成这个样子了,有什么办法,我要不找你妈还没有你三弟兄,这个你又咋个不想一想呢?”

“那姨娘这个样子你又咋个不想一想呢?你把她一个人丢在屋头不闻不问的……”

“我那个也是莫得办法,顾了那头就顾不到这头。”

“不管,现在是新社会一夫一妻,我要向政府告你有两个老婆。”昌明这一番话出来,几个人都吃了一惊,想不到一个小娃娃竟有这样的想法和主见,一时有德竟不知怎样回答才好。桂枝先前还听着他父子俩对话不插言,待昌明说出要告父亲的话以后便变了脸色,马上喝住道:“昌明,你说话还是要分个老少哈,他在咋个不对是你老汉儿,蒸笼还分个上下隔呢,咋个给老汉儿这个样子说话,你把他送去关起对你有啥子好处?你们三张嘴巴你妈供得起哦,不管咋个,你老汉儿供你们总是没有错的,这儿没得你该说的话!”昌明被这番话弄得云里雾里,他确实想不到那么多。桂枝愤愤的把火钳一丢:“要说也该我来说他!”桂枝站起身,把围腰解下来丢在柴草堆上:“你们两爷子洗了跟大伯母过那边去,这儿莫得地方,说完,桂枝穿过堂屋,折身进了内室,掩上门睡了。

有德昌明洗漱完,和大伯母一起替三娘烧了一柱香,一轮纸钱,拜托几位守灵的后辈几句,也走了。

三娘一动不动的躺在那儿,脚下烟火袅袅,下首五叔的那只黑猫躲躲闪闪进了堂屋,这里闻闻,那里嗅嗅,在供碗含了一坨肉,腾地一声串上灶房上方的跳墙,沿瓦粱立架钻出去,回它的老窝慢慢享用去了,已是下半夜,寒侵慢慢袭来,昌鹏、顺五外侄狗娃,憨憨各自找了衣服披在身上也趴在桌上睡了。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