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蜉蝣集(原创文集)

蜉蝣集所有文章均为原创,禁止转载,谢谢理解!

 
 
 

日志

 
 
关于我

平湖秋月,喜爱文学,用心文字。著蜉蝣集。蜉蝣集所有文章均为原创,禁止转载,谢谢理解!

网易考拉推荐

【龙魂文学大赛征文】落山的夕阳(原创获奖作品)  

2012-07-08 23:35:26|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落山的夕阳 - 平湖秋月 - 平湖秋月的博客

 

天边的夕阳把那些形状千奇百怪,似是非是的云霭染成一遍血红,以前怎么没注意到,只要留心,真的是苍山如海,残阳如血。

仿佛是一尊雕像,老太太躺在床上,大口的喘气,老头坐在床沿,呆呆的看着窗外落阳,一言不发。这种姿势以保持了好长一段时间,老头知道,老伴快不行了,他在静静的等待这一时刻。

“老头子,快扶我起来,我要看看夕阳……”

“都要落下去了”!“还没呢,快扶我起来”!

她还没糊涂,老头心想。年青的时候老婆性子就急,不容他多想,得赶紧依她。

老头扶着她颤颤巍巍来到阳台,窗外鳞次栉比的建筑已经灰霭霭的连成一遍,生硬的线条在余晖中分外分明。

“老头子,夕阳美吗”?

“美,真的好美,有首歌不叫‘最美不过夕阳红’嘛”!

“呵呵呵呵,老头现在也学得会讲好听的了”,老太太笑中带喘,听起来怪怪的:“夕阳真的很美,只是它就要落、落下去了……”。

“不天天都如此么?有什么奇怪的?”老头有些诧异。

“不一样,你太粗心,老头子,每天都不一样,跟流水才一样,每天,对一些人来说是一切即将开始,对另外一些人来说却是一切行将结束……”。

老太的眼角渗出一颗泪珠,她望着老头满脸皱纹的脸,欲言又止。这张脸,曾年青过,英俊,帅气,可是现在,一头雪白,像是堆在头上的雪花。她想,要是抖掉他眉毛、胡子,头发上的那些雪花该多好呀,还是那张英俊、帅气的脸、可是办不到,时光不会倒过去……

老太艰难的喘息着:“你呀,现在是丑老头,以前也难看死了,可我却偏偏要嫁给你,还记得狗娃子吗”?“怎么不记得,他死的时候你还哭了一场嘛”!“我是可怜他,打了半辈子光棍,娃娃都顾不了他,最后还是我们回去给他料理后事,人家可是救过我的命”。“那是,从小一起长大么……”。

记忆拉回到从前的从前。

一条弯曲崎岖的小路,直通峡底的江边纤道,顺纤道往上走一点,一块突兀的岩石悬空而挂,村民给它起了个形象的名字,老鹰嘴,下面是水流平缓却深不可测的喊山沱,纤夫过沱的号子声在峡间回荡。村里的女人们就知道,她们的男人回来了,急忙点火煮饭烧水。

老鹰嘴却是孩子们的极乐世界,一群光屁股的小孩,从这里纵身跃下,呼喊雀跃,让远远站着看的小姑娘艳羡不已。

“水深吗?”秋妹跃跃欲试!”

“不深,看,才到这呢!”娃娃们踩着假水,一蹦一蹦的,就像踩在地上。“来啊来啊,下来啊?”

“别去,他们骗你的,去不得的……”

好奇心终于占了上风,秋妹小心翼翼踩上老鹰嘴,眼睛一闭,纵身跳下。立刻,无所依托的感觉使她惊慌的四处乱抓,水中犹如冥冥中的感觉,不一会,她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狗娃子一看秋妹真的要跳下来,叫声不好,急忙向老鹰嘴游来,最先在水中抓住了秋妹,几个小伙伴扶的扶,推的推,把秋妹救上了岸,给她倒水,然后让她趴在地上,他们不知道还该做什么。

秋妹感觉在什么遥远的地方走啊走,仿佛到了天边。突然听见说话的声音“还有气,有气……”。怎么回事,她睁开眼睛,却看见一群赤身裸体的小男孩围着她,吃惊的急急喊了一句“走开!”

哄的一声,娃娃们散了,狗娃子用手挡住屁股,边跑边回头看,样子十分好笑。

后来她真的可以从老鹰嘴往下跳了,只是比别人多了条小裤裤。

在后来,她不在和那些光屁股的小男孩一起玩耍,而是一帮小姐妹,躲着那些小男孩游泳。

一听到号子的声音在远处传来,大家便急忙上岸,穿好衣服飞快的跑回家里。这可是一群不折不扣的裸体男人,更要紧的是赶快回去告诉妈妈,她们的爸爸回来了,或许,还给她们带回点糖啊,小镜子,小梳子什么的。

说真的,童年无论在什么情况下,只要有父母的爱,都是一种幸福。                          

秋妹逐渐的大了,狗娃子也逐渐的大了。不知什么时候开始,狗娃子的母亲总爱往她家跑,看她的眼光也有些异样。亲热中带些特别的关爱。

终于当秋妹出落成亭亭玉立的大姑娘的时候,父母找她商量,要她嫁给狗娃子。秋妹断然的拒绝了。她心目中有一个人,这个人就是现在这个糟老头子。

“知道为什么我要嫁给你没嫁给狗娃子吗?”老太太喘息着问。“嘿嘿,不知道。”

老太太气越来越紧,为了让老伴舒适点,老头把她抱在怀里。

“你那不甘命运,走出大山的勇气让我感动,你做了军人,上了战场让我知道你是个铮铮男子汉让我感动,你和你父辈一样不畏艰难困苦让我感动,嫁给你因为你一直是我的偶像!”

老头嘿嘿的笑了,两排牙齿,上几颗,下几颗,稀稀落落。

“可是你后来不是这个样子了,你变得没有棱角了,随和了,没有主见了,是不是?”

“不这样又能怎样呢,老伴?”

“可我还是以前的我,一辈子都那样,是不?”

“是,在我眼里你还没老呢,还是那个小姑娘!”

两人都笑了,老太太笑得吃力,老头笑得难看,满脸皱纹挤做一堆,心里都酸酸的。

“以前我们过得苦,可我不在意,有你就感觉幸福,那些时光多好啊,我打孩子你护着,这是你唯一做的还算勇敢的事,你不知道我心里好甜……”

“可惜我们在一起的时光总是不多,我总是在期盼中过日子,总算在一起了,还没过够,我却要走了……”

老太太扭过头去,看着窗外的云际残阳,真的是苍山如海,残阳如血呀。渐渐,连那些血红也消失了,周围是灰霭霭的一遍,什么也看不见了。

一首古老的歌,从祖辈唱到父亲,父亲又传给他,自从父亲走后,他再也没唱起那首歌,老太太凝神地看着他,想要洞穿那远去的岁月。

老头想起了那首歌,想要朝那些远去的岁月走去……

拉纤哟,拉纤,

双脚趟过河,双脚踏遍川,

一根纤绳命来牵。

生靠它、死为它,

一根纤绳命来牵。

莫等闲、莫闪板、

过了谷口还有险滩,

一步一步朝前拉,

挣下油盐材米钱,

婆娘娃儿都喜欢。

一根纤绳九丈三,

父子代代肩上栓。

踏穿岩石无人问,

谁知纤夫心里寒。

纤夫尸骨埋江底,

婆娘娃娃泪流干。

 

一根纤绳九丈三,

步步来到望夫岩,

日日望夫夫不见,

还在襄口把气喘。

 

一根纤绳九丈三,

父子代代肩上栓

一根纤绳九丈三,

父子代代肩上栓

……

终于,天完全的黑了,老头还在反复地哼唱,老太太平静的睡了过去,带着那首古老的歌谣,在满头白雪的老头怀里,没有在醒来。

【龙魂文学大赛征文】落山的夕阳(原创) - 平湖秋月 - 蜉蝣集
 
【龙魂文学大赛征文】落山的夕阳(原创获奖作品) - 平湖秋月 - 蜉蝣集(原创文集)

  

  评论这张
 
阅读(333)| 评论(3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