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蜉蝣集(原创文集)

蜉蝣集所有文章均为原创,禁止转载,谢谢理解!

 
 
 

日志

 
 
关于我

平湖秋月,喜爱文学,用心文字。著蜉蝣集。蜉蝣集所有文章均为原创,禁止转载,谢谢理解!

网易考拉推荐

迷茫走过冬夏3(原创)  

2012-10-15 22:19:42|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迷茫走过冬夏3(原创) - 平湖秋月 - 蜉蝣集一切似乎早在瑞芳的计划中,一凡在两人分手后许久才有所感悟。分手之前,瑞芳差不多有两年没向家里交过一分钱,生活全由一凡维持。理由么,钱都上会去了。那时家境都不好,钱一到手就可能花出去,为了‘省吃俭用’积多一点钱好安排,工友常采用上会的方法,轮流拿钱,可是过了一年,轮完了总该她拿钱了吧,瑞芳一句‘又重新开始上了’便轻飘飘的掩饰过去。到分手前夕,瑞芳拿走了所有属于‘钱’范畴的东西。国库券、独子费、还有一点存款以及写到她名下的房产证,可以说是离婚的‘最佳’时机,当一凡傻傻的问瑞芳‘究竟要怎样’的时候,他只是明白了一个无力追究的结果,一记重创而以!

最初的仓惶在家光的旧屋休整,一间铁床,一个装衣物的知青木箱,一凡在他它的底部安了四个轮子,吃饭的时候拖出来当饭桌,脸盆扣在地下当板凳,从这里开始独自抚养女儿,时近年关,艳艳的衣物,差不多隔天就得洗,他找人带话给她妈:“我要洗衣机!”那是一凡积攒许久才买下的。几个人将洗衣机卸在他门口便急匆匆的走了,瑞芳不知躲在什么地方,他懒得去理会,见和不见有什么意思?几年的婚姻,不过是发情的猫,时时叫春而以,这个女人一点也没有顾及她曾经的丈夫,还有她女儿的生存状态,做好了一切安排,然后安然的逃离了这个令她‘痛苦不堪’的家,把丈夫,女儿以及觉得不能用的包袱,统统都甩了出去……。

 

楼上是患肺结核的一个老师父,每到夜晚便要伏在窗台咳嗽一阵子,然后将浓痰顺窗而下,吐在一凡窗下的地上,一凡迷迷糊糊被李老头剧烈的咳嗽惊醒,心里大为光火却又无可奈何。

艳艳的鼻息均匀,一凡却被时时惊醒,来不及思索,来不及去前前后后的细想,一晃就过了大半年。

李老头清肃完肺秽,垮哒垮嗒上床睡去了,周围寂静下来,一凡睁着双眼,这大凡屋里的黑暗,完全不能遮挡他对这每一处的熟悉,脑袋清醒亦如,身体无可名状的躁动搅得寝室难安,以是夜半十二点过,出门的街面路断人稀,一凡爬起来站在街面的大门边,盯着三两过往的路人,老远就辨认路人的性别,这些骑车一晃而过的路人没有注意到一双盯着他们的眼睛,尤其女人,或许能感知到黑暗中有一双喷火的眼睛,大都会骑得非快。

一凡盯着这些一晃而过的女人,眼里极具意淫的味道。

远远过来一个女的,走近了居然下了车,他大吃一惊,原来是工友的老婆下夜班回家,要躲避已经来不及,他急忙蹲下,想想蹲下的情况或者更糟,弄不好会以为他是全裸的。那女人怔了一下,当她看清面前这个不知穿没穿裤子的一凡后,才淡淡的打了个招呼‘还没睡呀?’便推车进了过道,一凡目送她进屋,返身回到床上。久聚的欲望,时不时在扰乱他的坚守,不一样是,以前是那份自尊,现在是一份无奈……。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1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