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蜉蝣集(原创文集)

蜉蝣集所有文章均为原创,禁止转载,谢谢理解!

 
 
 

日志

 
 
关于我

平湖秋月,喜爱文学,用心文字。著蜉蝣集。蜉蝣集所有文章均为原创,禁止转载,谢谢理解!

网易考拉推荐

迷茫走过冬夏8(原创)  

2012-10-21 06:27:58|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迷茫走过冬夏8(原创) - 平湖秋月 - 蜉蝣集
工资调整下来,一凡定的第八档,仅次于有病事假的。这让他很窝火,于是直接去找厂长,当时生产车间不放人就是厂长直接去要的。

“这个名额是车间报上来的,我不知道这个情况。现在已经定下来了就不好办了,不可能在做调整,下次吧……!”

下次,这次都指望不了还指望下次?一凡想问问李广林这是怎么定的。

“我也没办法,这次调资主要是向一线倾斜,你是二线……”现在,一凡的用处已经不大了,所有的机器都以运转起来,李广林想的是找个时间把他调离这个地方……。

一凡心里充满迷茫,他不知道该是逃离这个地方还是该在这个地方坚守,许多劳碌的岁月,二十来年的汗水都散在了这个地方,说走,他还确实没想过。一凡在劳务市场上去转了两天,可有一件事丢不下,娃娃怎么办?

出路在哪里?

第三天,组长找上门来:“我给你说,你即使要走,也等找好了再走,这样下去吃亏的还不是你自已!”

城北的护城河有人跳水,四周围了密密麻麻观望的人群,议论纷纷,有的讲还没死,还在动,有的讲死了,都这么一大阵了,那动是水冲的……。还有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都急急的往里面钻。然而都是些来来往往的过客。死者已去,最后被打捞上来,这个离去不远的生命,双眼微睁,脸色惨白,裸露部份已经失去了血色,湿漉漉的瘫软在地。或许在世他曾是一个铮铮男子,只是他不在坚持了。活,对他没有了意义。一凡看着眼前的一切,心态冷到了极点,他知道的是,他还必须坚持下去,肩上还有一份责任,还有一个弱小的生命需要他的庇护,艳艳在幼儿园里,以前是背在背上,现在是站在后架上,用手匝着他的脖颈。

现在这个厂是由两个厂合并而来,这在改革之初那个抓大放小的方针指导下有些奇奇怪怪。一个是市级小厂,这便是一凡工作的那个厂。一个是区级大集体厂,因为效益好,正红火在。与其说是合并不如说是兼并。市政规划一条新建的道路要从这个厂中间穿过,在搬迁的时候上一级主管部门看中了一凡所在的那个倒死不活的厂,厂房面积足够大。这个厂分老厂区,新厂区两部份,新厂区前后料场加一连五跨的标准车间,足够容纳这个搬迁厂的所有生产能力。条件么,由这个厂偿还银行债务,这个厂由大集体的区级单位跃升市级国有制单位。数年后这个合并厂又改成股份制,原来的市一级国营工厂就彻彻底底的连同所有的资产都消失掉了,厂里按大小官阶可以象征性的交一部份资金占有不同等额的股份。原厂工人在理论上有一定份额的股份,这需要一凡不吃不喝白干一年半以上的时间才能拥有这部份股份。钱交的都是差不多的,可占有的股份却大大的缩水,实际上一般工人以摒弃在既得利益之外,大大小小的权势瓜分了一个市级国营单位的所有资产,只付出了偿还一部份银行债务的代价。

原来改革就是可得利益向什么地方转移的问题,工人么,只不过任人宰割罢了,数年后,原厂的领导层逐渐出局,工人也被大量的农民工替代,用卖断工龄的方式,成就了新一代的股份制企业家。

                                             

  评论这张
 
阅读(131)| 评论(1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