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蜉蝣集(原创文集)

蜉蝣集所有文章均为原创,禁止转载,谢谢理解!

 
 
 

日志

 
 
关于我

平湖秋月,喜爱文学,用心文字。著蜉蝣集。蜉蝣集所有文章均为原创,禁止转载,谢谢理解!

网易考拉推荐

往事如烟1:混沌初开(原创)  

2012-10-07 21:47:08|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往事如烟1:混沌初开(原创) - 平湖秋月 - 蜉蝣集 混沌初开

初来人世,朦朦胧胧,从有清晰的记忆起,照顾我生活的是婆婆。她有一张慈祥的脸,为人随和。六一.二年,称之为三年自然灾害那阵,市井百姓,吃饭都已成了问题。我知道的,吃糠,吃白泥,吃一种从尿液里生成的东西,叫小球藻。

我非常的幸运,这几样我一样都没吃过,只吃过对时饭,一天一顿。吃盐巴饭,酱油饭,泡菜饭。我得感激我婆婆。

为什么没怎么饿肚子,是婆婆特别的有钱?

不是,他靠一个远在贵阳的儿子按月寄钱来供养他,在那个年月不饿肚子有点说不过去,因此我得多绕一圈,说远一点。

西门的王家巷4号,在一溜房屋的中间,我和婆婆居住在这里。往里走大约200米是一个粮食仓库,我们叫它‘万担仓’。尽管是小孩,我可从来没进去过。

门口有栓着的大狼狗和看门的大人。

每到收粮季节,整个王家巷就会热闹一阵子,那时汽车不多,主要是鸡公车,吱吱呀呀要响好几天。不断的往里面送粮。

有些鸡公车大概是从远地方来的,为了省钱,车夫们不愿去饭馆,身上都带着从家里拿的饭团,因为要排队等收粮,就在我家门口的屋檐下,掏出来大口大口往嘴里塞。婆婆看不过意,就把他们召进屋来,就着他们的米,煮起大锅饭,碰着我在,就在灶前烧火。好歹是热汤热饭热菜,让这些车夫坐下来,像摸象样的吃顿饭。这种情形有两,三年光景,婆婆不收他们的钱,碗也不需要他们洗,吃了饭就让他们上路,于是,车夫们没什么好说的,就留下一些米给我们。也就那段时间,我居然有白米干饭吃。

没有饿饭,就算家道可以,家道可以,就会有人来蹭饭吃。有个半百老头,实在看不出和婆婆有什么渊源,人精瘦,个也矮;隔五叉七就会来一次,没有别的,就是来蹭饭吃。一来便坐在小方桌旁的矮椅上,架起二郎腿,靠桌侧的手放到桌面上,把中指和食指前端的两个关节屈起来在桌面上急速的敲打,声音十分悦耳。从他口里知道,他是某个戏班的鼓师,据他介绍,乐师的过场,全靠鼓师的打点来掌控,原来鼓师是戏班的台柱子。小的时候随婆婆去听过川戏,一段开场锣鼓,确实十分好听,有板有眼。

每次来,婆婆总是用二大碗给他下垒尖尖一碗面,且是干的,到吃完也不会有一滴汤沁在碗底。

这种情形持续了一段时间,这个半百老头就无影无踪的消失了,渺无音讯,但决不是饿死的,从老人口里知道,那以是他可以把生活的鼓点敲得有板有眼的时候了,‘三年自然灾害’一结束,从此在没看见这个半百老头。

婆婆对这位鼓师没一点好感,只要他一出门,转过身来,一脸的厌恶。

那个年代民风淳厚,像这么蹭饭吃的,毕竟很少,真正落难不得已求上门的,是一位中年妇女,我似乎脑海里还有她的摸样,是长条脸,下巴左侧有一颗大大的黑痣,九分的端庄,头上和婆婆一样裹着黑巾。不过婆婆还比她多一条,是缠在脚上的,婆婆是小脚。

她把孩子托付给婆婆以后就在也没出现过。那孩子挺孱弱,皮包骨,显得头挺大。

婆婆细心照料这孩子,给他熬稀饭,和上白糖和一点猪油,那年月,这两样东西都是不太好找的。

有时候,婆婆让我喂他,悄悄尝一口,甜蜜蜜的;我开始对这个小孩有了敌意,我能吃什么?泡菜饭,酱油饭,他吃的是加糖的饭。

我把敌意付诸了行动,舀上满满一调羹稀饭往他嘴里灌,他嘴太小,吃不了那麽多,然后又把他嘴边的稀饭狠狠的刮到碗里。

过了一段时间,一天下午放学回来,婆婆的眼睛红红的,手里捏了一张手帕,还在不停的搽眼泪。她难过得一天没吃饭,从邻居劝慰她的话中知道,这位小孩的母亲,已经死了。

又隔了一段时间,我实在不能断定是清明还是七月半后的不几天,同样是下午放学回来,婆婆的眼睛更红了,怎么劝也止不住的流泪。那个婴孩也死了。

她不住地责怪自已,说前几天就梦见他母亲来要她的孩子,她就应该给她烧点钱去,免得她来缠娃娃。她就这样反反复复的责怪自已。

自此以后,屋里又恢复了我和婆婆的两人天地。

婆婆是个大善人家,凡周围邻里纠纷,家庭不和,远远近近都找她来断公道,待离开时,像都得到公道了一样,高高兴兴,和和气气的走了。

婆婆是谁?是我父亲解放前做学徒时师弟的母亲,解放后父母亲都在工作,没时间来管我,在我还没有记忆力的时候,就托给她照料了。

说实话,那样的岁月,那样的生存环境,又是那样不沾一点血缘关系的托养,我确实遇到了大好人,尽管我从小身体一直比较瘦弱,但她给我的照料也只能是那样了。

我将终生铭记她对我的厚恩并一直心存感激。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2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