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蜉蝣集(原创文集)

蜉蝣集所有文章均为原创,禁止转载,谢谢理解!

 
 
 

日志

 
 
关于我

平湖秋月,喜爱文学,用心文字。著蜉蝣集。蜉蝣集所有文章均为原创,禁止转载,谢谢理解!

网易考拉推荐

老青农场的温鸭子与羊肉汤  

2014-12-04 21:29:31|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青农场的温鸭子与羊肉汤 - 平湖秋月 - 蜉蝣集(原创文集)
 上个世纪80年代,那时候工资很低,工作了十多年还是个二级工,34元又五毛,遇到改革开放的头几年,开始有奖金了,可那玩意儿是螃蟹的眼睛活的,奖金一般发到班组,班组长在来分,分多分少全凭个人关系,设个一等奖二等奖三等奖,办法就是扣分,迟到早退扣分,轻活路重活路拉分,女工做不了重体力活,我们叫打下手,奖金自然就得少分点,上手活下手活,我们其实劳作都是轮流转,那个就要看你跟班组长的关系远近了,总之扣分是能找到理由的,当然自已是不会扣分的,可以多拿点,其他人就少拿点。我们组上有一个女工患糖尿病,人瘦瘦的,有时候上夜班昏倒在车间里,记得有一个月算下来还倒欠班组奖金,给她免了。

我们干的是重体力活儿,粮食定量43斤半,这个当干部的比不了,国家干部26斤半,有些年轻轻就当了干部,苦的就是粮食不够吃,你想想那个时候一半粗粮一般细粮,粗粮是包谷面,细粮是米饭,食堂早上都买玉米糊,(四川人叫玉麦靠靠[kaokao],不用筷子,直接往嘴里倒,倒完碗里干干净净,碗都不用洗,撇撇脱脱。(小注:年轻人懒,懒人懒招)

粮票多了吃不完可以拿到自由市场上去换鸡蛋,换钱,当干部不够吃可以拿钱到市场上去买粮票,这下够吃了,改革开放解决的第一个问题应该是国家干部粮食不够吃的问题。

粮多吃不完,钱少不够用,还要积攒点钱来成家,当时老大不小了,结婚是青年人的头等大事,得一分一厘的省。这个省法现在的年轻人是无法想象的。我的一个师兄长年吹号,什么意思,别人去食堂吃饭他裹着工作服睡觉,等下了班回去吃,我的天,43斤半的定量,做什么样的活儿才能吃这个定量?忍饥挨饿的省。我们的上辈也是这么过来的,大多没法从父母那里得到经济支援来成家,全靠省,省到有钱结婚。所以那个时候你别提倡晚婚,你提倡早婚也得晚婚,不是不想,想也没用。女人结婚的底线就是三转一响(自行车,手表,缝纫机,收音机)64条腿(衣柜四条腿,写字台四条腿,床四条腿……),345,你得攒多久……。

 

(有先生问我跑题没有,没跑题,慢慢就从弯道过来了。)

老青农场的温鸭子与羊肉汤 - 平湖秋月 - 蜉蝣集(原创文集)
 
        我们厂不远有一个集镇青农场,场口有一溜铺面,进去是一个农贸市场,三六九逢场,人山人海的热闹,不赶场的时候也热闹,市场大部份是菜场,相当于大型超市的规模,只是把超市的建筑给省下来了。市场穿过去是正街的下街,从场口一溜铺子下去是正街的上街。对着这溜铺面过去,穿过正街已经不是街了,两边有一点老屋,在过去一堵烂墙,穿过烂墙是铁路,因为接近货场大站的缘故,排列了無数的铁轨,常有车头在这一带换轨,变道。平时这里显得背静,因为这排老屋的缘故,这个口子可以是个堂堂正正的街口,街口有一个饭店,打的温鸭子招牌,每天下午用大的筲箕端出刚出锅冒着热气的卤鸭子卖出堂菜,一个称,一个宰,生意爆好。忍不住美味的诱惑,手上的钱算了又算的时候,忍不住也把温鸭子算在了里面。

斜着的街对面有一个专卖卤板鸭的小店,一间屋,一口锅,一个案板,也在卖同样的东西,什么时候开起的没注意,后来发现有了。但是不仅仅是有了那么简单,原来这家才是温鸭子的正宗传人,后来我在那里买过鸭子,外面的食品袋印上温鸭子的来历,选料,做工等内容我才知道温鸭子原本是有些来历的,至于场口那个温鸭子馆子,听说是两家打官司,于是只好换牌,加了两个字,改成了青农场饭店,虽然卖的同样招牌菜,后来逐渐占了下风。正宗温鸭子生意逐渐兴隆,后来在场口新修建筑开了一家温鸭子饭店,有了自已的店堂,我也去吃过,一份鸭肠脆嫩鲜香,火候拿得恰到好处。现在的温鸭子到处都是加盟店了,送付对联吧:

 

温鸭子几乎失传改嫁他人送嫁衣

得真传苦尽甘来经营有道成气候

横批:温得可以

 

从青龙场正街饭店过去几步路的一排老房子还保留了解放前的风格,木柱泥墙,扇开木门,房间也不大,都是些家户人家。两三家民居过去,有连着两间的开放铺面,门面是一扇一扇的门板,开店时把门板卸下放到一边,一间房摆一口大锅煮羊肉卖羊肉汤,连着还有一口锅蒸菜,竹制大蒸笼里面是竹制小蒸笼,卖的蒸笼羊肉,有人要时将蒸笼羊肉取出扣在一盘小蝶内,面上撒点香菜,勾点蒜泥水,送到客人桌上,尝一尝鲜香味美,边吃边流口水,两三筷子风卷残云,“老板,再来一份粉蒸羊肉!”一份粉蒸羊肉三元钱,贵是不贵,能喊老板再来一份想必在当时该算收入不低的那种市民阶层了。

老青农场的温鸭子与羊肉汤 - 平湖秋月 - 蜉蝣集(原创文集)
 

粉蒸羊肉其实还仅仅是个配角,真正红火的是他的羊肉汤,店面勉强能够容下五张木桌,木桌不大,来的人主要是来喝羊肉汤的,两元钱一碗汤,发现他是铺面挤满了喝汤的人,看看钱也不贵,于是进去喝汤。掌灶师傅先是将锅里滚汤舀起淋在筲箕的羊杂上,必定是三滚其上,汤边从筲箕漏下回到滚烫的锅里,然后拿起二大碗,抓一撮香菜(我们这里叫芫须)铺在碗底,上面抓一点羊杂,一勺滚汤舀进碗内,在锅内汤面勾一点油面,这才则身端给客人。

老青农场的温鸭子与羊肉汤 - 平湖秋月 - 蜉蝣集(原创文集)

 小心翼翼端着碗找到位置坐下,桌上有盐,客人随口味自添,勾点盐在汤内,搅一搅,这才顺碗边一吸溜,第一口热汤进到嘴里,那个香鲜真是无法形容,一口咽下,鲜到喉管香到胃,咽下后嘴一张哈出一口带羊肉汤鲜香的热气,哈——太舒服了!

吃了两三回又有了新发现,原来羊肉汤是可以填汤的,不要钱,随便喝,那个省吃俭用的所受的压抑突然有了任意张力的机会,添一碗添二碗添三碗添四碗……随便添,掌灶师傅只埋头添汤,从不抬头看人,看谁添汤,添了几碗,只是他有个规矩,添汤的就不勾油面,油面只有第一碗才可以享受。喝汤的次数多了,里面的区别自然就喝出来了,味道还真不一样。

次年,羊肉汤馆开到场口朝昭觉寺方向的街口,堂面大了,桌子多了,堂口又摆了一个卖白面锅盔的火炉,那个是用没发酵的死面打的锅盔,板扎喷香,干吃有一股回甜,锅盔五毛钱一个,羊肉汤小份3元,大份五元。一般喝汤的都买小份,汤喝得差不多了在去要一碗热汤,然后把剩下的锅盔扳成几块丢到汤里泡软吃,一口咬下去汤味锅盔味,比吃那个大鱼大肉还舒服畅快,那些油腻你体会不到那种通畅感。

最巴适的是一早去喝头锅汤,汤鲜鲜到极致,有了这个门道,打定主意起个大早,天上黑咕隆咚,寒气逼人,凭着对环境的熟悉,骑上自行车直奔汤馆,羊肉馆已经有人起得更早,坐在那里打二两白酒,要一份粉蒸羊肉,一碗汤,一个锅盔,细吞慢咽的品味。那个时候他的羊肉汤早已名气在外,一大早常常是几个熟人约到一起去喝酒喝汤,铁路有个机务段大约有五里路之遥,好多时候去他们一拨人已经坐在那里高谈阔论了。

老青农场的温鸭子与羊肉汤 - 平湖秋月 - 蜉蝣集(原创文集)

 要上一个小份汤,一个白面锅盔,十分惬意,记得一次吃了它六碗汤,出了店堂头上的热气蒸蒸嚣上,这个真是喝羊肉汤的极妙之处,尽管外面依旧晨雾弥漫,依稀白光,天渐渐亮了,已经感觉不到冷的存在,浑身发热。那些人还在那里喝酒,我已经走人。掌灶的师傅还在埋头为递上的碗一个个的添汤,门口一个师傅差不多从肉架上划下一坨生羊肉丢进汤锅里,边加肉,边加水,就这么慢悠悠的吊着,维持到下午人渐渐少了息灶关门,半夜三更又起来吊一早的羊肉汤。

又次年,镇又开了两家和他一样的羊肉汤馆,人也认识,就是他原来店上的帮工,虽然生意不及他的老店,可实实在在抢了他一部分生意,又隔了两年,他的羊肉汤馆迁到了正街下街一条卖旧货的小巷旁边,铺面不大,将就堂前的树杈绑了一面三角小旗,上书黄记羊肉汤,吃了几年我才晓得老板姓黄,年纪应该在六十开外好远,渐渐有些做不动的样子,有时候是他店上的其他人掌灶,怪得很,换了人生意立马往下掉,感觉汤味没有他在时好,在一个是添汤的时候,伙计总是习惯性的抬头看人,这叫添汤的人很不爽,三天五天便门前冷落,直到黄师傅重新站到灶前掌勺,生意才又见起色。

后来搬离了那个地方,羊肉汤吃不到了,在后来北门大拆迁,青龙场消失了,整个地区修成了密密麻麻的商住楼,黄记羊肉汤馆或许还在,只是不知道搬到什么地方去了。黄师傅抑或再也不去掌灶,在家静养,由他的其他人去管,没有了从前的样子,没有了从前的味道。

  评论这张
 
阅读(238)| 评论(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