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蜉蝣集(原创文集)

蜉蝣集所有文章均为原创,禁止转载,谢谢理解!

 
 
 

日志

 
 
关于我

平湖秋月,喜爱文学,用心文字。著蜉蝣集。蜉蝣集所有文章均为原创,禁止转载,谢谢理解!

网易考拉推荐

外公吴抄手  

2014-09-26 12:02:48|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外公吴抄手 - 平湖秋月 - 蜉蝣集(原创文集) 外公吴抄手 - 平湖秋月 - 蜉蝣集(原创文集)本图片来自网络与本人无关,若有侵权请告知删除。
 

仅是偶然的巧合,我在一个售旧书的地摊买了一本《龙门阵》看耍,里面有潘老的一篇文章-梦绕锦城忆游踪(86.6期)。待看到‘七吃碑’时,不由得睁大了眼睛。里面提到的在解放前名噪一时,曾使潘老慨叹‘值的永远怀念的’吴抄手,不仅使我想起了高颧骨、尖下巴的外公,我们家没那么规矩,外公一直叫的是爷爷。

还在我小时,母亲指着外公对我说:“你爷爷就是解放前有名的吴抄手……”!

这与我有什么关系?我大不以为然。不过,外公的晚年却是我亲眼目睹,涉世久了,多有感受;对外公的晚年潦倒,也颇触心怀,几番想写写我的这位外公。

此事一直捱延到潘老赞誉‘当然出色’的吴抄手之后,才来了却这桩笔债。

吴抄手本名叫吴茂生,我母亲排行老三,上有大姐、大哥,现在都已过世。

外公和我们一起生活时,已是时运不济、每况愈下了。

 

一:时来运不转,一念之差误残身

 

解放后,《吴抄手》被公私合营,幼时母亲曾带我去过一次,还依稀记得是一个开间大约三个门面的餐馆。在当时的成都也算得上阔绰的了。只是早已面目全非,卖的东西已无什么特色可言罢了。作为股东的外祖父,先还象征性地拿点股金,后来,连象征也没有了。外公抱怨:“做什么生意啊,天天就是开会、学习、学习,开会”!摇摇头,长叹短吁。

 

家父讲外公退休的时候是从卖日杂的商店退休的,这个过程我实在搞不清楚,以前在餐饮行业母亲带我去过,还有映像。

遗憾得很,外公在世时,我一次也未曾吃过他那些享有名气的美食中的一种,什么鲫鱼面鳝鱼面,吴抄手担担面,鸡汤抄手怪味鸡,外公和我们一起时就是伺候一家人的一日三餐,那是家境都不太好,除过年过节能见点油荤外,一个月每人半斤青油,炒菜都得省着用,想吃地沟油连门都没有,不像现在吃了都不知道。

 

外公是一个厚道的生意人,为求其卓绝的美味殚尽竭虑,对面食的调味颇有研究。六一、二年困难时期,政府允许在职职工退出去做生意,外公认为机会来了,一种发财的欲望在他心里蠢蠢欲动,念念不忘曾经‘生意兴隆通四海、财源茂盛达三江’的场面。

“蒋介石都到我这里来吃过抄手”,他说:“街两头都站起卫兵,长长的轿车把街都扎满了,水泄不通……”。(按外公的说法有两次为蒋介石做抄手,另外一次是乘飞机到南京去做的)。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烟,他吸烟时教人看了害怕,两腮全都凹了进去,更显出下巴的尖来。

那时我们的家境也不好,母亲没有多余的钱给他做零用。他买来叶子,切成极细的烟丝,然后用纸裹成烟卷来吸-这已是后话了。

说转来当时他就去找领导,要求退职。对此,母亲执不赞成态度,领导建议他在等一段时间,翻过年他就可以退休了,退休后的生活有保障。

他听不进去,退休后没有一笔大点的钱攒在手里,他的目的是拿钱出去做生意。就这样,外公领了500元的退职金脱离了单位,准备大干一场。没想到,发财梦也破灭的出奇的快。

那时舅舅拖着四个孩子,他一人挣钱,加上丈母娘,舅娘,一家七口吃饭,生活相当拮据。这五百元,舅舅也不免动了拿来做本钱生财之念,路子却不切实际,看到吃食奇贵,就去买猪贩运赚差价。买回来的诸拴起来搁在屋外头暂养,四周都是居民户,臭气熏天,怨声载道;且居民户养猪,猪食来源就是一大困难,人都没得吃,猪吃什么呢?更倒霉的是贩诸半道上给执法的截了,连本钱都输了个干干净净。

 

此谋划很快就夭折了,断送掉外公三百元。

 

还有两百元,外公做了本钱,偌大一把年纪,挑副担子走街窜户,卖起了货真价实的担担面。可他没想到,那时对做生意管制极严,因为没有执照,连挑子都给没收了。这无疑把他从未路推到绝路。

真所谓:一着错棋、要了老王命;退职求发财,残身潦倒无交代。

外公吴抄手 - 平湖秋月 - 蜉蝣集(原创文集)

  

二:好汉不提当年勇、潦倒不忘旧时名

 

求财无路,又失了经济来源,外公去跟着舅舅过日子,母亲也开始从我们生活中抽出八元给外公充当生活费。那几年,外公每月来拿钱一次,然后吃了饭就回去。逢到过年,外公和舅舅家就过我们这边来团聚。有一件教人看了心酸的事使我至今不忘。

一次他过来拿钱,那天母亲没有回来,给我留了一顿的饭菜票在食堂打饭吃。看到他来,我把饭菜票全都买了让他吃。他狼吞虎咽,瞬间就吃掉一半。这时他哽住了,哽得很厉害,他使劲地延伸脖颈,然后再缩紧下颌往下压,好使喉管中哽住的食物快点落入胃中。哽状还没消失,他又飞快的往嘴里扒饭,边咀嚼边做伸颈缩颌的动作。

舅舅的生活可以想见,外公的状况越来越窘迫了。母亲看到这种情况也过意不去,就把他叫过来和我们一起生活。我们的家境稍好一点。那几年,外公担负起准备一家人的一日三餐,尽管上了年纪,他却乐于此道。想着法儿把味道弄好,过年过节,更是刻意求工。一次他宰鸡块,漏掉一块大的,需要宰成两半,都说可以了,要端走,他却不肯,拿出小刀来,划成两半才算了事。

 

日常生活中也不乏用些餐馆中的小把戏,什么明油亮色啦、炒肉菜时下面多铲菜,上面多铲肉盖面啦。遇有客人谈及饮食,他总是仔细的听,尤其做法有什么特别处,他总要问过清楚。

 

以后我大点学着弄菜,也颇得外公指教。什么火候啦、哪些该偏咸、哪些该偏淡啦。要是我做的菜犯了膳房忌避的话,他都一一给我指正。

 

外公一生都珍惜他的名气,然而遗憾得很,他的晚年在提倡苦行僧的年代,既无从施展,也无力施展。以至于今天在名小吃的行列,只有龙抄手一家。即便是龙抄手,也是今非昔比,不可同日而喻。没有一样能和前人叙述的做法可以相提并论,差远矣!

 

以外公的雄心,我以为他一旦重挂《吴抄手》的招牌,大匾之下,一定有一行‘吴抄手’当以绝代佳味奉献世人的小讫。

 

外公勤奋一生,对其追求的目标始终不懈,为何潦倒不能复振?

 

历史的渊源我也知之甚少,我觉得从社会的角度、经商之道、同行之争等等来探讨,都说不出一个所以然。只是最近母亲才犹豫说出生意做垮缘起于一场家庭变故,这是我想不到的事,还有就是一场大的家庭变故所有的人——母亲、外公、舅舅都忌口讳深,这又是为什么?

 

三:风烛残年催将去,一代美味不重来

 

大风起兮云飞扬,

魂归幂幂亦堪伤。

一代佳味跟将去,

梦里寻得釜黄粱。

 

从母亲那里大约知道一点当年外公做面食生意的打味之法,奥妙就在吊汤里头,先得用猪骨头熬成原汤,然后再根据面的口味提味,鲫鱼面就用原汤在加入鲫鱼煨汤,至汤浓香味道全出来后将煨烂的鱼糜弃之不用,光用浓汤打料,调出来的面味道自然鲜美。鸡汤面是将原汤里加入整鸡沸煮再次提味,汤味出来鸡也熟透,鸡捞出来凉冷斩块调味卖给食客,怪味鸡味道也是很不错的,这又别于川人传统的红油鸡块,椒麻鸡块的做法。担担面的紹子要宰得极细煵得极酥,这样才能达到一筷收尽口留余香的效果。货真价实,不掺杂使假,不好吃都没道理。

 

只是这些在那个凭票供应生活物资的年代无法施展,我们也从来没吃过外公创牌子时做过的那些名小吃,还真应了外公那句:“救苦救难的观世音,为何不救我这个买卖人”的名言,这句话对我外公来说就是名言,你试试一个人无路可走的困境,万般无奈的祈求是什么一样的境遇?

 

外公的最后几年是在舅舅那里度过的,大约是美味作崇吧,拿了根鱼竿四处钓鱼。人老眼花,手软脚麻,收效甚微;且无零用钱之苦,又另打起了主意,干起了下辈看着又无可奈何之事——捡破烂。

那满地晾晒的破烂哟,就像他坷坷坎坎的一生:零碎、杂乱、它:还有那可怜的价值,其归宿,显然已经很不妙了。

 

临死前,他连捡破烂的力气也没有,整天杵着一根比他还长的竹竿-那是人老又没有足够营养维持身体所需的衰竭。

外公瘐殒于1973年,那时我在部队服役,母亲来信告诉我,我只有沉默。

有那么一次,我梦见外公杵着那根竹竿向我走来…….

我不相信人死了还会有魂灵存在,但却愿人死了会有魂灵存在于幂幂中的某一处,使我能在某一段时间中去追寻…….

              91.11.27日凌晨340分谨记 (2014.9.26日勘误)

外公吴抄手 - 平湖秋月 - 蜉蝣集(原创文集)
 

 

  评论这张
 
阅读(127)|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